山東永義重工機械有限公司

  • 服務電話:400-018-6022
  • 站內搜索
  • 選擇產品
你當前所在的位置: 網站首頁? >? 新聞動態? > 公司動態
有核心能力才能擁有未來
類別:公司動態  日期:2014-3-1 8:37:02
  有消息表明,徐工集團目前正通過旗下上市公司徐工機械在歐洲收購兩家零部件制造商,此次收購計劃可望在7月份完成。業內人士稱,徐工集團此次并購的兩家歐洲企業在高端液壓件制造領域擁有核心技術,而這恰恰是國內企業所缺乏的。在關鍵零部件的核心技術方面,通過自主研發形成產業化的速度太慢,而在國外企業不景氣的情況下進行并購,會是一種更快的途徑。 
  長期以來,在高壓大流量液壓裝置方面,國內零部件企業的產品還難以滿足主機企業的配套要求,這使得進口成為惟一的選擇,特別是在挖掘機產品上。但價格昂貴,以至于“吃掉工程機械行業70%利潤”的現實以及長期受制于人的被動局面,顯然不能為那些呈強勁上升勢頭的中國工程機械龍頭企業所接受。從這個意義上說,徐工此次出手,應該只是中國工程機械企業實施海外收購的一個階段性成果。 
  曾經,德國力士樂公司給中國企業的供貨周期是88周。這就意味著,中國企業需要提前一年半時間決定自己液壓產品的采購量。可以想像,由于市場的不確定性,這樣的合同包含著很大的風險。但當全球經濟受金融危機的強烈沖擊,市場需求嚴重萎縮時,力士樂公司卻要求中國企業在四個月內必須提貨,逾期不提,定金不退;可當產品供應出現缺口時,對于交貨延期,補償數額也由它自己說了算。這些條款對買方的不利顯而易見。但這就是“壟斷性產品”所具有的力量。要知道,力士樂在全球液壓產品每年的銷售規模,超過了中國整個液壓行業的年總產值。被逼無奈的國內企業只能轉而求其次,于是,日本川崎公司得到了##的市場機遇。但受市場脈沖式的波動影響,每到需求旺盛期,川崎總是會優先滿足本土主機制造商的配套需求,國內企業仍是備感壓力。韓國液壓件企業也是如此,其裝置同樣供不應求。真不知下一個幸運兒該是誰。如此,中國挖掘機的生產能否運轉自如,豈不是全由國外液壓供應商進行著實際調控? 
  事實上,不止是中國工程機械行業,在裝備制造業的許多領域,核心部件制造能力的缺失普遍存在,只是程度不同而已。比如,機床行業中的##數控系統和關鍵功能部件;風電行業中的主軸、高規格軸承和齒輪箱;核電領域核心部位的泵、閥;而在重大工程自動化控制系統和關鍵精密測試儀器的高端領域,國內產品幾無立錐之地。這就是中國制造業盡管常常被視為正在崛起的競爭對手,但其全球競爭力主要來自于創新之外其他因素的原因所在。 
  可見,在裝備制造業,特別是高端裝備制造業,只有具備核心制造能力,才能得到相應的技術附加值,才能體現出高端化的高收益,才能逐步集聚真正的競爭優勢,進而成為受尊重的全球市場競爭者。 
都是“荷蘭病”惹的禍? 
  中國經濟患上了“荷蘭病”是目前歐美一些經濟學家所持有的觀點。“荷蘭病”(theDutchdis鄄ease)是指一國特別是指中小##經濟的某一初級產品部門異常繁榮而導致其他部門衰落的現象。如果客觀、深入地觀察目前中國產業經濟結構,特別是制造業現狀的話,就不難發現,中國產業經濟的確在一定程度上表現出了“荷蘭病”的癥狀。的確,長期依賴勞動力以及外資的投入,造就了中國經濟增長的奇跡,出口劇增,國際收支出現大量順差,經濟顯現出繁榮景象。目前,中國的外匯儲備已高達三萬億美元,為全球##。 
  但與此同時,科技含量較高的深加工、精加工產業不易發展起來;資源產業的繁榮(在中國則是表現為初級產品和勞動密集型產品出口量急劇增加)以其他行業衰退為代價,從而拖累整個國民經濟發展;出口劇增導致本國貨幣升值,削弱了本國經濟在國際上的競爭力;國內居民收入差距拉大,地區差距也會因資源條件的優劣而拉大等“荷蘭病”的幾個主要癥狀,在中國經濟中均已表現出來。也就是說,中國經濟的增長,并沒有使國際競爭力同步提升。目前,裝備制造業核心技術“空心”化的現實,就是典型的例子。
  上世紀70年代,通過“##機床攻堅戰”等一系列有效措施,中國機床產業在水平上已可以與當時東亞的高水平相提并論。但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這種發展持續提升的趨勢被##打斷。改革開放后,中國制造業的發展重心,轉向了以大量廉價勞動力供給和外資為支撐的勞動密集型產業上。這應該是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經濟凋敝,勞動力大量剩余而難尋出路的一種現實選擇。而這種強調發展勞動密集型產業,以出口拉動增長的方式,在使中國實現無數個日用消費品生產量上全球##并獲得經濟增長“分紅”(大部分被外資獲取)的同時,也使企業失去了制度、技術創新的動力。因為,企業只需依靠對廉價勞動力的長期占有,通過產能的擴張就能獲得足夠發展空間,已然成為了一種習慣。而這種讓獲利變得簡單的現實,使得資本、土地與勞動力等資源進一步向勞動密集型企業集中,從而擠壓了其他類型企業,特別是技術密集型企業的發展空間。而且,外資帶來的技術很少被中國人掌握,而其在中國所享有的超國民待遇,使中國企業喪失了公平競爭的機會,壓縮了中國企業的成長空間,導致中國企業無法獲得技術創新所需的時間及資本積累。 
  當要素成本持續增加,傳統的增長方式難以為繼的時候,才發現包括裝備制造業在內的、可以幫助經濟發展轉型升級的產業已成為“荷蘭病”的直接受害者,而必須要通過“振興”的方式來加以提振,才能使中國產業經濟提升競爭力,保持可持續性發展。 
  盡管受到“荷蘭病”的影響,使包括中國裝備制造業在內的高技術產業與國際水平之間拉開了一定的差距,但同時也應該看到,近些年來,隨著政策層面的調整,裝備制造業的整體水平已經有了很大的提升,在一些領域已經達到了世界##水平,其中就包括工程機械行業的一些產品。當然,如果政策層面值得更大期待的話,這種追趕或許是可以再提速的。 
組織結構調整還需深化 
  隨著全球市場競爭的日趨激烈,市場需求不斷出現的新變化,企業的大型化及特有的競爭能力,必然會在產業組織結構體系中,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而國際范圍的生產社會化程度不斷提高,要求生產過程進一步##化、標準化、協作化,這恰恰又是中小企業的長處所在。因此,現階段以及未來一個時期,具有兩極性特征的超大型企業和大量中小企業并存將成為產業組織結構發展的主要形式。與此相對照,中國工程機械行業內組織結構不合理現象仍然突出。 
  目前,還有相當多的國有企業仍然無法成為獨立的投資主體,投資約束與風險收益不對稱,責權不明晰,缺乏科學的決策體制和發展戰略,投資決策的主觀隨意性很大。 
  另一方面,當前工程機械行業的整體效益還比較低,主要原因是產品技術含量低,技術密集的產品與用戶要求差距較大,而高附加值的大型成套設備以及工程裝備的核心制造能力不足,無形中給行業增加了更多的壓力。因此,在繼續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同時,通過體制作用調整產業的組織結構,以制度建設激發企業的自主創新的熱情和積極性是十分必要的。 
  分析人士指出,從目前產業的競爭態勢來看,實現產業的轉型升級是必須完成的任務。因為,制約工程機械行業長期高速發展的因素,已逐步從投資拉動向##制造轉移。對于企業而言,出路只有兩個:一是繼續“山寨”,在知識產權糾紛中將市場份額做到##;二是超越“山寨”,提升自身的核心能力和國際聲譽。 
  應該看到,與裝備制造業其他產業不同,在中國工程機械行業,以三一重工、中聯重科為代表的一批企業對整個產業正發揮著重要的引領和推動作用。這或許是工程機械行業成為“中國裝備制造業中水平高、核心能力強的代表”的重要原因。 
  以擁有全球長臂架泵車生產能力而聞名的三一重工,在自主技術創新能力上所做的努力值得肯定。國內首臺打破國外壟斷的千噸級全地面起重機,世界首臺微泡瀝青水泥砂漿車等產品都是出自其手。目前,三一重工擁有一個5000多人的研發團隊,為中國工程機械行業##。此外,三一重工在全球范圍內設立了23個研究院、138個產品研究所,建立了企業技術中心、##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據三一重工相關人士介紹:“三一重工每年將銷售收入的5%~7%投入研發,著力建設創新型企業,將研發創新能力作為一項核心競爭力培育。” 
  在CIDEG的一項研究課題中曾有這樣一段評論:“在一些成功趕超的東亞經濟中,政府普遍積極參與創新活動,但這些成功沒有一個是依靠國有企業取得的。恰恰相反,只是由于那些渴望沖擊技術前沿的私營企業的集體行動才成為可能。”假如不帶偏見地觀察和評估中國裝備制造領域各行業的國際競爭能力,很容易發現,當主要技術資源特別是公共技術資源多由國有企業控制時,行業的競爭力一定是相對薄弱的。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工程機械實現追趕甚至超越應該是更值得期待的。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